首页 您好,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(www.ysfwx.com)。手机用户请访问 m.ysfwx.com

| 手机版 | 收藏本站

主题: 字体大小: 默认 特大

偏心眼 174 霍忱亲妈出现

书名:偏心眼 作者:简思

  在场的都是熬了半辈子的人,除了霍敏两口子其余都是霍忱的长辈,做长辈的不至于说和霍忱别什么苗头,你好自然就盼着你能更好,怎么说这都是老霍家仅存的出息人才。


  霍磊他爸为什么有时候和人吹吹小牛的时候还要带上侄子呢?平民百姓的生活就是这样,值得高兴的事情拿出来讲讲,那自己小家没有太值得炫耀的事儿,但老霍家有啊,侧面来说,某些时候为什么讲是一家人就是如此。


  大娘心里没什么不满意的,出来旅游还是人孩子掏的钱,人孩子里里外外忙活,把他们都给打点的挺好,虽然之前霍忱不肯帮忙,但想一想也就想开了,霍磊说的对啊,侍候人的活是那么容易干的嘛,堂兄弟之间出矛盾了到时候更不好化解,还不如就现在这样把距离拉得远一些呢。


  霍忱在桌子上一直就是不咸不淡。


  对姓霍的所有人,似乎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感情,但你说一点都没有也不可能,没有想象中的激动,也没有所谓的无话不谈,见了面依旧惜字如金,倒不是他摆谱儿,实在没的可说。


  只有和霍敏偶尔有的可聊。


  堂姐霍敏这人呢,就话多,平时生活别人给了脸色她也不当成一回事儿,人生追究稀里糊涂的过,不上班不受累就满足了,她是姐姐对什么都好奇,都想问问,她主动发问,霍忱负责回答,这样场面看起来倒是意外的和谐。


  菜是好菜,地方也是好地方,可吃起来觉得没什么味儿,也有可能是饭菜太油了,霍忱想。


  结束家庭聚餐以后,明天大家就要回上中了,霍忱没准备送。


  回了自己住的地方,泡了一包方便面。


  嗯,没吃好,也没吃饱。


  寇熇和他视频,她好奇往他这边看了看,霍忱干脆把自己的泡面举给她看。


  “泡面。”


  吃点什么她都好奇。


  这人!


  寇熇:“你们家晚上不是聚餐嘛,吃的不好?”


  不然干嘛回来吃泡面啊。


  他道:“菜挺好,胃口不太好,也没有话讲。”


  不知道为什么,完全没有话可说,大多数都是别人问他答,霍忱想自己的血是不是凉的,不然一家人坐在一起,他为什么会这样呢。


  寇熇的脸凑到镜头前,她今天化了妆,眨着眼睛:“谈心聊天这东西,就捡高兴的说。”


  心里叹口气。


  “没什么值得说的。”


  酒店那边霍磊他妈也看出来了,霍忱和他们没有话讲,坐在床上问丈夫。


  “这孩子现在的话是越来越少了,我看他都没说几句话都是霍敏问,是不是因为我们跟着来了,有点不高兴了?”


  她之前也说不来的,是丈夫说,现在霍忱出息了,孩子愿意出这个钱,那就过来看看吧,顺便也旅游了,靠自己的话,舍不得拿出来这钱溜达。


  霍磊他爸躺在床上,男人想事情就是少。


  也是粗神经。


  “他就那个性,以前不也这样。”


  变化不大吧,很久以前霍忱话也不多,和他们也没什么话讲,这孩子从小就有点叛逆,和家里人又不太亲,当然和家里人对他关心不够也有关系,现在自己混生活,遇上有些不如意的不能像过去那样想发泄就发泄,慢慢的也就越来越稳,他觉得这样挺好的。


  这一趟旅行,除了霍敏两口子是真的开心以外,其余的人心里都有点嘀咕。


  嘀咕的就是霍忱这个不热情的劲儿。


  亲奶奶都这样的感受何况他人呢,霍奶奶是不太在乎这些,可真的见了面完全没话可讲那种心情就挺怪异的,涩涩的。


  怪人孩子什么呢,可一手把你养大的奶奶,和奶奶一句话都没有可讲的。


  回了家日子还是那样过,别人问什么霍奶奶也没以前那么兴奋了,人越来越低调,除了霍清经常跑回娘家,其余没什么太操心的事情,霍清丈夫跑了以后差不多也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神经病,不痛快就得回娘家作。


  作的霍奶奶一直想上吊,作完了消停两天等过两天情绪又承受不住了,再来作。


  对霍清而言,她永远不会考虑母亲的身体如何,母亲年纪是不是已经挺大了,这些东西都不在脑子里,脑子里装的就是,她是被爹妈给坑了一辈子的倒霉蛋,她就是爹妈让嫁自己就嫁了的悲催鬼。


  今儿霍清杀回娘家,她那脖子上不知道长了什么东西,现在好像越来越大,说着说着就说到这事情上面来了,霍奶奶老早就让女儿去医院看,霍清不去。


  为了省钱。


  一个不上班没有收入来源的人,哪里舍得动不动就去医院看病,身体不舒服就买点小药片随便吃吃。


  “你呀,就别折腾了,好好去医院看看。”


  霍清梗着脖子:“啊我去医院,去医院不花钱啊。”


  “我给你拿钱。”霍奶奶无奈。


  不就等她这句话呢嘛。


  将来她都不敢想。


  你说这些年搭女儿的这些钱,儿子有没有意见?自己要是先死了,霍清毛都得不到啊,兄弟都恨死她了。


  “那我也不去。”


  霍清其实明白,这病如果去看可能会有点严重,动手术什么的她动不起,也不准备动。


  “你说说你,一辈子过的浑浑噩噩的,还是个女人,来这个世界走一遭,吃也没吃过穿也没穿过,你都干什么了你。”霍奶奶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:“啊,倒是把家里的人都给得罪了一个遍,霍忱说让你出门去转转,你还不稀罕。”


  说起来就气,霍奶奶也有私心,就这么一个女儿,她还是挂着的,那霍家现在就霍忱出息了,霍忱能不差钱,要是搭把手……她不会强制霍忱去做这些,可心里还会有期盼,一家人嘛,结果女儿还离霍忱远远的,好像霍忱是个瘟疫一样,你都不肯对人家热情点,还指望人家管你?


  很是无奈,可女儿就是缺心眼啊,你说什么她不想听的她一个字都不会听。


  霍清转移话题:“妈,我二姨什么时候回来?”


  霍奶奶黑了脸。


  就这样的一个人。


  你说什么她就给你跑题,和谁聊天都这样。


  霍忱亲还是你二姨亲?


蝴碟梦  霍奶奶有一亲妹妹人住在兰州那边,结婚以后跟着丈夫就过去了,姐妹俩以前关系算是不错,后来就走动的不好了,主要霍奶奶妹妹这人挺势利眼的还愿意占便宜,老娘活着的时候永远不见她人影,她家有点事情就给霍奶奶来电话,那些年霍奶奶没钱攒着钱也坐火车去兰州看妹妹,家里出事儿的时候,就霍忱他爸去了,霍奶奶原本心心念念盼着妹妹能回来陪陪她,结果别说回来,就连个电话都没有,人家当做不知道啊。


  从那个时候起,心就凉了。


  再后来妹妹回上中都是直接到霍奶奶弟弟家,回到上中都不来看霍奶奶一眼,亲姐妹俩就这样崩了,可霍清心眼不全啊,知道消息还跑到舅舅家去看望老姨,这把霍奶奶给气的。


  人给你一件别人不要的毛衣,这把霍清感动坏了,一直念叨自己老姨多好多好。


  老太太恼了,怼女儿:“她回不回来干你什么事儿,要不你想她你去兰州看她吧。”


  不知道好赖的玩意儿。


  我天天替你想的头都疼,结果你还在这里耍二百五。


  霍清不高兴:“我和你好好说话,你干嘛就对我不高兴啊?霍忱再有钱,我当姑姑的要饭也不会要到他家门口。”


  生气。


  特别生气。


  和老天爷生气。


  霍清觉得老天爷眼神不太好,想当年自己算命,说她一双儿女都会出息,结果出息了个屁啊。


  女儿长得那么好看,说话办事都可漂亮了,结果嫁了那么一个丈夫,现在孩子生完过了几年知道了,对方毛也没有,夫妻俩一起打工,赚不到大钱还养个孩子,日子能过的轻松吗?


  儿子吧人也说将来能指望上,结果就现在一个月两三千混着,大家都这样也就算了,毕竟霍磊也没好到哪里去,这时候的霍清心态还算是平和的,结果霍忱去外地了,去外地就混的挺不错。


  一开始霍清不信,她生怕霍忱是撒谎,那不好说,那孩子没爸没妈的什么学不会,霍放就是前车之鉴,霍忱身上也有这种基因,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,就认为霍忱必须遗传到霍放的基因,你说的一个字我都不信,你就是个骗子,我绝对不和你有近距离的接触。


  后来霍忱出了给老太太动手术的钱,霍清当做没看见。


  你出不出的那和我没关系,一丁点的关系都没有,霍磊他爸和大爷都说霍忱挺出息,这孩子闯出来了,霍清就转移话题,从来不往那上面搭话,反正好不好的我不知道,我也看不见,我更加不承认,到现在霍忱究竟过的好不好的,霍清也不愿意去了解,反正你的便宜我不占。


  她这个姑姑不喜欢霍忱就会永远不喜欢。


  你出息不出息我不清楚,我清楚的是,你吃了我妈家的大米十好几年,你是你奶给养大的。


  “你这个二百五。”


  霍奶奶气的指着大门叫霍清赶紧走。


  女儿走了以后,她又想起来女儿那脖子的问题,又追了出去,给送了钱陪着去的医院看病,一看可不就得动手术嘛。


  说是长了个粉瘤。


  都这时候了,那东西一直变大,霍清还嚷嚷着不动手术。


  霍奶奶:“……”


  钱比命重要是吧?


  动手术通知了两弟弟,那一家人啊,有事情不可能不通知的,人家给送钱来了,每一家都送的心不甘情不愿的,不是老太太活着,直接就和霍清断绝关系了,谁和这样的一个二百五走动,你图她什么?


  图她脑残还是图她脑回路清奇?


  霍奶奶从医院回来,气的肝都疼。


  兄弟来看你,正常是不是也说点好听的?霍清在医院和两兄弟扒小肠,扒过去她帮谁带过孩子,谁回了霍奶奶这里吃饭,吃了多少大米。


  气的肚子疼,跑回家了,离老远看着楼门口站着一人,她也没放心上。


  老楼嘛,各家各户的亲戚都比较多,瞧着有点眼生,又带着一点眼熟。


  进了楼门洞。


  后面的人试着开口,“是霍忱奶奶吗?”


  霍奶奶炸了!


  认出来了。


  难怪觉得眼熟,能不眼熟嘛,以前的亲家。


  霍忱他姥!


  时光能带走一切,可翻不过她心上的这一篇。


  这些年了,她就一直等着,等待着有这样的一个机会,等待着霍忱出息了,她看霍忱他妈出现不。


  现在这不要脸的就真的来了是吧。


  “你谁啊。”


  老太太一丢丢面子都不带给的。


  霍忱他妈跑了以后,老霍太太上门要过钱,可当时两老太太都闹的都不太开心,对方又骂又赶人的,想当年霍忱他姥多派啊,多会骂人啊,问她女儿去了哪里,她是一个不知道十个不知道的。


  现在来干嘛来了?


  想认回孩子?


  放你娘的屁!


  除非她死!!


  霍忱姥姥也老了,那么些年都过去了。


  说起来呢,她当年还真的是没撒谎,她养五个孩子,不可能都照顾到,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谁知道霍忱他爸一死自己家的那孩子拿着钱就跑了啊,没和她商量啊,她也不知道。


  迷迷瞪瞪老霍太太就打上门了,那话骂的更是不好听,街坊邻居住着,你说谁听不见啊?


  她不可能不还嘴的。


  当时不知道是真的拿钱跑了,她当妈的,肯定得觉得女儿是受了什么委屈那自然要替女儿出气的,后来过了很久,女儿过的挺惨的,和家里联系……


  提起来霍忱他妈,她就想叹气。


  人这辈子啊,可能真的就不能做坏事。


  不然会遭报应的。


  报应来的还特别快。


  自己那女儿就不像是人那种脑子特别能转动的人,跟一个男的跑了,然后叫人把钱都给骗了,骗光了还把她给卖了。


  你没看错,被人给卖了。


  大活人,活生生的,三十好几的人被人给卖了。


  卖偏远地方的农村去了,后来怎么联系上了呢,孩子也都生了,人家也就不看着她了,她就和娘家联系上了。


  今年带着她那些孩子们回上中来,老太太一看女儿那样儿,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,要说她这女儿当初长得最好,现在……都没法儿看了,她成天干活,她还好看个屁啊,风吹日晒的。


  霍忱他妈没想认回霍忱,自己干了那些事儿以后,哪里还敢想啊。


  不过霍忱他姥总觉得,毕竟母子一场,和孩子谈谈,孩子如果说真的不想认,那就算了吧,如果孩子对这个妈还有念想的话,那就当成普通的亲人关系走也是一样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