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您好,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(www.ysfwx.com)。手机用户请访问 m.ysfwx.com

| 手机版 | 收藏本站

主题: 字体大小: 默认 特大

请把握好接吻的尺度 第一百零六章

书名:请把握好接吻的尺度 作者:荔枝香近

  最后……


  当韩辰绘迷迷糊糊地蜷在郑肴屿的怀中, 被他从浴缸中抱出来, 又被他放到大床上, 她都没搞明白她的“卑微求子”有没有打动郑肴屿。


  不过, 韩辰绘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, 她在郑肴屿面前就是这么狂,她的家庭地位就是这么高――身子被郑肴屿从后紧紧抱着,她又幸福又舒服地躺在他的怀里, 半梦半醒之间开始了一场头脑风暴……


  她甚至开始算自己的危险期!


  郑肴屿就不如韩辰绘那么“狂”了。


  他的怀中抱着软乎乎的韩辰绘,皮肤感受着她的体温,鼻间满是她的发香。


  他一直注视着黑夜, 想了许多。
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郑肴屿在黑暗中低声呢喃对方的名字:“绘绘。”


  韩辰绘在他的怀中赖唧唧的,迷迷糊糊哼哼唧唧地“……嗯?”了一声。


  郑肴屿的语气宛如迎着月光的平静水面,“你想没想过, 万一你真的怀孕了, 你未来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?你要怎么办?”


  韩辰绘黏糊糊地“唔――”,口齿不太清地咕哝:“有你在……”


  郑肴屿轻轻笑了起来。
听到韩辰绘在半梦半醒中,却那么理直气壮大言不惭地说“有你在”, 他竟觉得非常情理之中――没有错, 他的老婆就应该是这样的人。


  可能像韩辰绘如此生活,才会快快乐乐无忧无虑。


  喜欢什么就做什么,想要什么就努力就争取。


  而他这种城府深心思重的人, 却永远活在强压下,被韩辰绘衬托的是那么的不泰然不豁达。


  郑肴屿将怀中的韩辰绘收了收紧, 用嘴唇触碰她的发丝和颈后,轻声道:“睡吧,有我在。”


  -


  次日清晨,韩辰绘朦朦胧胧地睁开眼,她地在温暖的被窝中,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。


  她习惯性地往后一摸――


  郑肴屿已经不在床上了。


  唉……她的老公每天都这么忙QAQ……


  韩辰绘在大床上舒舒服服地滚了几下,卧室的房门被人从外慢慢推开。


  她从被窝中钻出脑袋,入眼便是穿戴整齐的郑肴屿。


  看到郑肴屿的一身行头,韩辰绘立刻一扁嘴:“你又要出差去啦?”


  郑肴屿轻笑了一声,伸出那只正在整理衬衫袖口的手,摸了摸韩辰绘的脸蛋。


  “你一个人在家乖乖的,不许喝到酩酊大醉了,听到没?”


  他的声音非常冷漠。


  韩辰绘的嘴巴撅得更高了,不满地瞪了对方一眼,依然是那副奶凶的模样:“干什么!把我当成小屁孩啦?”


  郑肴屿微微一挑眉梢。


  “我和你可不一样――”韩辰绘在床上翻了个滚儿,裹着被子坐在床边,眨巴着大眼睛,“我从今天开始要对自己炒鸡好,认真保养好身体,不管你是怎么想的,反正我已经决定了――”


  “我现在郑重宣布――”


  韩辰绘双膝并拢,一脸乖样。


  “在下!韩辰绘!郑肴屿的老婆!要单方面开始备孕了!”


  郑肴屿:“…………”
这个“单方面”用的太好了:)


  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香烟盒和打火机。


  韩辰绘顺着郑肴屿的目光,也往床头柜上看了过去,她立刻不满地嘟了嘟嘴,轻哼了一声。


  两秒钟之后,她突然夸张地吸了吸鼻子,故作可怜地用被角擦起眼睛,一边假惺惺地“呜呜呜”了几声,一边捂住自己的小腹,用极其浮夸的演技开始她的表演:
“我要让我的宝宝知道,虽然他有一个不靠谱的爹,但他的妈妈是非常非常爱他的……”


  郑肴屿:“…………”


  无论上看下看横看竖看怎么看,他们两个之间,她这个戏精都是更不靠谱的那个好吗:)


  郑肴屿坐到床边,看着一边抹眼睛一边揉肚子、深陷自己的戏中无法自拔的韩辰绘,无语地清了清嗓:“绘绘,你已经三十岁了哦。”


  他不提年龄还好,一提她的年龄,韩辰绘立马原地螺旋升天式爆炸,掐着腰、气呼呼地瞪了郑肴屿几秒钟,毫不留情地扑上去,整个人骑在对方的身上,根本不管他身上干净整齐到一丝不苟的衬衫,咬牙切齿地撕扯着他,一脸要哭的模样,吭吭唧唧地骂:


  “三十岁怎么啦!你四年前就三十岁了我说你什么了嘛!三十岁怎么啦!三十岁就不是宝宝了嘛QAQ”


  吼完“……宝宝了嘛”四个字,卧室里还回荡着她的余音,可韩辰绘和郑肴屿却一起愣住了,直视着对方的眼睛。


  几秒钟之后,韩辰绘再也绷不住表情,“噗……”地一声笑了出来,有些害羞地小声比比:“老公~我今天的戏是不是有点过了……三十岁的宝宝确实……好像哪里不太对的样子……”


  郑肴屿伸出手捏了下韩辰绘的脸蛋,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挑起一侧眉梢,“还好吧,就算你六十岁了,也是我的宝宝。”


  空间又一次静止了。


  呜呜呜……
郑肴屿这个钢铁直男说起情话来真让她心动QAQ


  她好爱郑肴屿!
她宣布她要爱郑肴屿一百年QAQ
韩辰绘脸颊红红地注视着郑肴屿,两个人交换着呼吸,她轻轻地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,继续小声比比:“老公,我很开心你这么认为,我真的想一辈子都当你的宝宝,但是……我还是更想和你生一个真正的‘宝宝’!就……我们两个共同的‘宝宝’!”


  郑肴屿唇边的笑容慢慢收敛。
他想起来她的“一个月一次的机会”。


  “绘绘,你想要的任何事情、任何东西,我有哪一样不是尽最大可能的满足你?”


  韩辰绘从郑肴屿的身上翻下来,乖乖地拱进他的怀里,声音又娇又甜:“没有,老公你一直对我特别好~”


  “只有这一件事,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解决――”郑肴屿顿了一下,“我之前说过很多次了,生孩子也好、养孩子也好,这些都是不可逆的事件。”


  韩辰绘抬起脑袋,眨了眨眼。


  “以及,生孩子不仅是不可逆,还是个不可抗事件。”郑肴屿微微撑起上身,看向乖乖依偎在自己怀中的韩辰绘,“除了孩子,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什么事情是这样不可逆又不可抗的。”


  韩辰绘微微皱了皱眉,略微懵逼地看着郑肴屿――不知道是不是谈判后遗症,她老公就是喜欢这样高深莫测的……


  郑肴屿又顿了一下,微微垂了垂眸,“你有没有想过,我们是否做足了一切的准备,来承担他会带来的不可逆和不可抗――”


  “如果他是一个天生残疾呢?如果他缺一只胳膊或者一只眼睛呢?如果他智力有碍呢?如果他是个天生反社会人格呢?如果未来他杀人放火危害社会呢?如果他是一个很猎奇的孩子呢?如果他是个同性恋、无性恋、S丨M狂热者呢?”


  “当然同性恋无性恋乃至S丨M狂热者都还好,那是他自己的性丨爱生活方式,但万一他还有其他什么奇奇怪怪,我们闻所未闻且很难接受的癖好呢?万一他有恋尸癖、嗜粪癖呢?”


  “你能确定你不会后悔生了他?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创造了他?”


  “但是……那个时候后悔已经来不及了,因为他是不可逆、亦是不可抗的。”


  韩辰绘靠在郑肴屿的怀里,呆萌地眨巴着眼睛,认真思考了一分钟,悄声说:“老公,你是不是想的有点太多了呀……”


  郑肴屿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韩辰绘。


  韩辰绘和郑肴屿对视了两分钟,她突然从郑肴屿的怀中挣脱了出来,又气呼呼地“哼!”了一声,皱着小脸瞪他:“你就直说你不想要孩子嘛!你就直说你是一个铁铁铁丁克不就好了!以前又不是没说过!干什么说这么多危言耸听的话来吓唬我!”


  韩辰绘的嘴巴越撅越高,眼睛里也有泪水打转,“我只是想要一个我们的孩子……就算他生下来就是个死胎,那也是我们的爱情结晶……我的要求又不高……”


  郑肴屿轻轻笑了一声,用指尖擦了擦韩辰绘的眼角,声音又低又冷:“说实话,我有点害怕,甚至是有些畏惧――”


  “像我从前对你说过的,我从小优秀到大,可就是没人教我怎么去爱一个人,在‘爱一个人’这条路上我也算绕绕弯弯才走到目的地。”


  郑肴屿伸出胳膊,将刚才逃跑的气包韩辰绘搂回怀里,“怀孕生子是我更加陌生的领域,我真的很怕你发现我不如你想象中的那么骄傲、那么成功……”


  韩辰绘抬起脸。


  郑肴屿也垂下视线。


  “绘绘,我很想让你一辈子都活在玻璃花房的少女童话中,我很怕我给不了你理想的完美爱情――”


  韩辰绘看着他的神情,眼眸微动。


  “绘绘,我很怕我们的孩子有种种不如意的缺陷,我可以管制我自己,我可以控制我自己,但我无法保证其他人,哪怕他是我的孩子――我很怕我给不了你一个完美的爱情结晶,让我们的爱情不再完美。”


  韩辰绘愣住了。
她从来没想过……郑肴屿原来真实的想法是这样的……


  “老公~”韩辰绘乖巧地用脸蛋蹭了蹭对方,将声音放至最轻,“我只是不想让我们留下遗憾,我只是想要一个爱情结晶――”


蝴碟梦  “如果他是个残疾智障,那我们就认真照顾他,多亏了这么多年你一直努力赚钱,我想,就算我们双双离开人世,他也可以很好的生活下去;如果他杀人放火,那我们就给他送进派出所,不过我相信我们两个会好好教育他的,他不会去做那些坏事;如果他很猎奇、他有各种奇奇怪怪的癖好,那只能说――”


  韩辰绘一脸傲娇地嘟起嘴,得意洋洋地说:“真是我们的好孩子,完全遗传了他的父母!我们的孩子就是要这样特立独行!就是要逼格满满!就算是吃屎,这个世界上也没多少人敢吃的好不好!”


  她越说越得意,小尾巴都快要翘上天了,嘴巴努着:“哼!竟然能生出来这么与众不同的宝宝,不愧是我!”


  郑肴屿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韩辰绘。


  好一个“不愧是我”,真是可爱到让他的心脏化成一汪甜水。


  韩辰绘装逼得意了一会儿,又乖乖地说:“老公,你之前说的那些真的不用担心――只要盛佳岛一直在魏画画的身边,他们的爱情就是最完美,也是最魔鬼的!他们永远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绝配!”


  郑肴屿微微翘起唇角。
这一刻,他笑的温柔又缱绻,整个人好像都要发出光来。


  韩辰绘看着他,感觉自己像回到了十六岁,见到自己心爱慕许久的男生,小鹿乱撞,心动不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