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您好,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(www.ysfwx.com)。手机用户请访问 m.ysfwx.com

| 手机版 | 收藏本站

主题: 字体大小: 默认 特大

菟丝花快穿回来了 088

书名:菟丝花快穿回来了 作者:锦橙

  漫长的缄默后,沈母指着赵云清, 小心翼翼问:“糯、糯糯, 你还记得这是谁吗?”
苏糯歪着头, 好奇谨慎打量着他。


  赵云清虽生的霁月清风, 但眉眼中难挡锐气, 他望着她,桃花眼底一片幽邃。苏糯吞咽口唾沫, 觉得惧怕, 连忙摇着头:“我不认识他。”


  一群人眼珠子都瞪大了。
尤其是原泽,完全接受不了这个局面, 他挤过去,强行扣住苏糯肩膀与之对视:“妹儿,那你还记得我吗?”


  “不、不记得。”苏糯眼眶通红,看起来都要哭了, “你谁啊, 我没有你这样的哥哥, 妈妈,你让他们走好不好,我……我头好痛。”


  苏糯好看的眉眼拧巴在一起, 双手略显痛苦的抱住了脑袋。
她只记得要去看沈妄的篮球比赛,走得急,被骑自行车的小孩儿撞了一下, 再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,至于眼前形形色色的人, 她毫无印象,更厌烦这些对她动手动脚的男人。


  “糯糯,今天是什么时候啊?”
苏糯怪异看了沈母一眼:“妄哥的篮球联赛啊,妈妈你忘了吗?”


  赵母眼神落到沈母亲身上,拍拍她肩:“比赛?”
沈母哭丧着脸:“沈妄大四时参加的比赛……”


  也就是说,苏糯的记忆回到了两年前的时候。
医生很快过来给苏糯进行了诊断,确诊为创伤性失忆症,至于是短暂性的还是永久性的,还有待商榷。


  17岁的苏糯娇娇弱弱,惧见生人,沈母害怕刺激到她,于是先让一群人离开,只剩下沈家父母和赵云清留在病房,耐心和她解释着他与赵云清之间的关系和她所经历过的种种。


  苏糯听得懵懵懂懂,浑浑噩噩,本来不清明的大脑在此刻全然变成了一团浆糊,用了好几分钟才消化完这一切后,苏糯连连摇头,“不可能,失忆这一套电视剧都不流行了,爸妈你们别骗我,我不好骗的。”


  她坚信这是父母间的玩笑,上下打量赵云清一番后,更加笃定,道:“我、我不喜欢这样子的,我才不会和这样的男孩子订婚呢。我要妄哥,妈妈,你把妄哥找来好不好?”
苏糯着急晃着沈母的袖子;“妈,你让他走。”


  “苏糯。”


  男人骨骼分明的手一把拉扯住她冰凉的指尖,苏糯脊梁一僵,刷的下把手抽出,紧紧拉扯住沈母臂膀,满是防备着注视着他。
看着突然转变的女孩,赵云清的太阳穴突突跳动起来,他的头现在很疼,本以为只要订了婚就万事大吉,万万想不到会搞出这样一出,他甚至认为这可能是由他穿越引发的蝴蝶效应。


  或者……


  赵云清眸光闪烁,这是小说世界进行的自我修复。


  苏糯本应苦苦追求沈妄一生,未曾想被他横插一脚,由此改变了所有的剧情走向。


  赵云清越想越觉得有可能,思绪奇迹般平复下去,他缓缓把搭在苏糯手背上的掌心收回,攥了攥,语气细缓:“没关系,我先离开。”


  “云清……”沈母的表情中带了几分自责愧疚。
赵云清安抚性笑了笑:“您好好照顾苏糯。”最后看了眼苏糯后,赵云清转身出了病房。


  瞬间,外面等候许久的一群人围了过来。


  “糯糯怎么样了?”
“她有没有记起你啊?”
“我嫂子说什么了,她真的把你忘了啊?”


  “……”


  不管是父母还是弟弟,都在赵云清耳边叽叽喳喳吵作一团。
赵云清伸手比停,按了按隐隐泛痛的眉心:“她挺好的,你们先不要去打扰了。”说完,绕过几人离开。


  目送赵云清那凄凉远去的背影,赵星辰叹息声:“命苦啊,我哥……”
双胞胎白了他一眼:接连摇头叹息:“命苦啊,我姐……”三人齐声:“唉~”


  “滚,没事干一边凉快去。”原泽踹过去,要说命苦他才命苦,好不容易找回了妹妹,还没亲热两天就属于了别人,这下倒好,直接失忆翻脸不认哥了,操蛋的世界。


  原泽心里暗骂,踱步追上。
赵云清并没有走,独坐在车里,指尖夹了根刚点燃的香烟,烟雾袅袅,他英俊的侧颜隐匿其中。


  原泽挑眉,拉开车门坐上去,瞥了眼:“你不是不抽烟。”
赵云清默不作声掐了烟。


  “说真的,要是苏糯一辈子想不起来,你准备怎么办。”
“怎么办?”赵云清眯了下眼,“再追一次。”


  他胸有成竹,胜券在握的样子逗笑了原泽,“哥们,不是兄弟打击你,只是你也看见了,糯糯一颗心吊死在那王八蛋身上,以你现在,恐怕追不回来吧。”


  赵云清唇角勾勒起,反问:“你怎么知道我追不回来。”
他也许抵不过苏糯对沈妄的感情,但他绝对了解17岁时苏糯的性格,没有人比她更了解。他看透过她的过去,体会过她的青涩.爱恋,更明白女孩内心小小的自卑。
她对沈妄是爱吗?并不是。
苏糯自幼身体不好,从小到大只接触过沈妄一个男性,对于懵懂的小姑娘来说,陪伴到大的竹马自然是她依恋的对象,可如果,一个更成熟更沉稳的男性出现呢?从没有经历过情爱的她会完全抵挡得住一个优秀男性的追求吗?


  原泽也琢磨出了这个意思,轻轻摩挲两下腮帮,“那你准备怎么做?”
赵云清垂眸,轻轻转动着无名指上折射出微光的戒指,“另一半还在苏糯那儿呢,我要找个时间要回来。”


  原泽默然片刻,“老狐狸。”
他但笑不语。


  *


  苏糯要在医院多修养几天,她拒绝接受新世界的信息,沈母也不敢在她刚醒来这个关头刺激她,更不敢告知她的身份,小心呵护照顾着。


  到了下午,确定脱离危险苏糯被转入到了普通病院。
病床前,沈母用毛巾小心擦拭着她的脸蛋。


  苏糯大眼睛来回转着,望着空寂的病房,终于按耐不住,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:“妈,妄哥是不是生气了?”
沈母呼吸一窒,叹了口气后,叫沈父把沈妄招呼了进来。


  苏糯满心期待看了过去。
病房的门被缓缓拉开一条细缝,青年微垂着头,踱步而入,他不敢看苏糯的脸,视线始终躲避。苏糯歪着头,来来回回打量着他。


  她觉得沈妄变了,高了,也壮了点,待看到他脸上还没有处理的伤痕时,苏糯的眼睛一下子瞪大,挣扎着就要下床到他身边来。眼看要从床上摔落下去时,沈妄大步上前,双手牢牢扶住了她。


  四目向触,一阵默然。
苏糯抿着唇,晶莹的瞳眸倒映着他不安惶恐的表情。


  “妄哥,你脸怎么了?”她问,眼神之中满是心疼。
沈妄已经很久没有在她脸上看到这种表情了。


  自从苏糯自杀苏醒,她的眼睛便蒙上了灰蒙蒙的冰霜,纯净不在,只剩下浓郁的冰冷防备,此刻的苏糯恍惚让沈妄回到了几年前,那时的她单纯澄澈,眼里只有他的影子。


  沈妄突然觉得眼眶酸酸涩涩的,心似针扎一样的疼。
他拉紧苏糯的手,喉结动动,强行压下了内心躁动,深吸口气平复下心情:“我没事,摔了一下。”


  “那你疼不疼呀?”苏糯想摸又不敢摸,只能眼巴巴看着。
沈妄摇头:“不疼。”他目光闪灼,细细略过她的眉眼和裹着纱布的额头,“糯糯疼吗?”


  苏糯一笑,脸颊上的酒窝生动:“妄哥不疼,我也不疼。”
盯着她的笑颜,沈妄再也按耐不住的弯腰将人抱住,双臂紧紧箍着,生怕她不小心再丢了去。沈妄闭着眼,嗓音颤抖,“糯糯,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
  他一直说着对不起。
为曾经,为现在,为所有的种种一切。


  这个拥抱让苏糯懵了,沈妄对她向来是爱答不理的,不凶她已经是态度好了,现在竟然……抱了不说,还道歉?
苏糯晕晕乎乎,半天没回神,她不敢回抱,害怕沈妄生气,也不敢推开,害怕沈妄更生气,只能僵着身子像机器人一样由者他抱,也不在乎后背上的伤口被箍得生疼。


  最后还是沈母看出了不对,一把将人拉开,呵斥道:“糯糯身上还有伤呢,你注意着点。”
沈妄这才意识到,他抽抽鼻子,擦拭去不由流出的泪水,轻声问:“我是不是弄疼你了?”


  苏糯拼命摇头,笑得和傻子一样:“不疼不疼,妄哥你比赛赢了吗?我还想去给你录像呢,可惜录像机也被撞坏了……”说到最后,苏糯委屈的鼓了下腮帮。


  沈妄心里一紧,忙说:“赢了。同学帮忙录了,等回去就给你看,好不好?”


  “嗯。”苏糯重重点头,半晌又道,“妄哥你突然变得好温柔,让我好不习惯……”


  沈妄嘴唇动动,修长指尖轻轻抚了下她的脸,低声喃喃:“你要是愿意,我以后一直这么温柔。”


  也许有些卑劣,但是看着眼前温柔腼腆,一如当初喜欢着他的女孩,沈妄希望她一辈子也不要恢复记忆,永远像现在这样,在他身边,叫他妄哥。


  沈妄深沉平静的眸光下是暗涌的癫狂与偏执。
他们本应该幸福的,像是梦境里所看到的那样,那才是他们的结局,谁都不能破坏,谁都不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