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您好,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(www.ysfwx.com)。手机用户请访问 m.ysfwx.com

| 手机版 | 收藏本站

主题: 字体大小: 默认 特大

皇婚 067

书名:皇婚 作者:笑佳人

  五日后, 暄哥儿已经能正常吃喝了,虽然瘦了很多,但小家伙早就忘了前阵子的痛苦,继续每天活蹦乱跳的。


  怀王夫妻抱着暄哥儿来了庄王府。


  徐柔嘉与周岐一起迎接了他们,同时派人去请赵郎中。


  那晚周岐回来就将经过告诉了徐柔嘉, 徐柔嘉觉得隐瞒方子的来源更好,她只想救暄哥儿,只想让怀王夫妻感激周岐,其他的都不重要。


  周岐神色清冷,一看就不是会与宾客闲聊的人, 徐柔嘉就担起了待客的大梁。见暄哥儿坐在怀王妃怀里, 一双大眼睛骨碌碌乱转充满了精气神, 徐柔嘉关切地问道:“大嫂, 暄哥儿最近吃饭香吗?”


  怀王妃笑道:“香, 比以前还能吃呢。”


  徐柔嘉笑着朝暄哥儿伸手, 看小家伙让不让她抱。


  暄哥儿立即朝她倾身, 仿佛很喜欢婶母的样子。


  但徐柔嘉大着肚子, 怀王妃可不敢让儿子在徐柔嘉的怀里捣乱。


  摸摸儿子的脑袋瓜,怀王妃由衷地对周岐、徐柔嘉二人道:“多谢四弟弟妹救命之恩,大空话我就不说了,总之以后四弟弟妹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我便是赴汤蹈火也会还了你们这份人情。”


  周岐淡然道:“大嫂客气了。”


  徐柔嘉也道:“暄哥儿是我们的侄子, 我与王爷身为长辈,本该帮忙, 大嫂千万别这么说。”


  恰好暄哥儿仰头看娘亲,对上儿子消瘦的小脸,怀王妃眼睛一酸,泪就掉了下来。


  没人知道那两日她的心情,恐怕连丈夫都不知道,儿子就是她的命,如果儿子真的出了事,她也不想活了。


  她低头拭泪,怀王轻轻拍拍妻子肩膀,看着周岐道:“老四,以后有什么事,尽管找我说。”


  男人之间话不在多,但怀王记住这份人情了。


  周岐照旧客气。


  怀王夫妻坐了会儿便告辞了。


  送走这一家三口,徐柔嘉松了口气,她能做的都做了,将来帝位争夺时,就看怀王、怀王妃会不会记得今日之恩了。


  “孩子出生之前,不许你再为任何事费神。”扶着徐柔嘉回房,周岐郑重地要求道。


  徐柔嘉故意装出一副乖顺的样子,屈膝行礼:“王爷教训的是,我必当谨记。”


  然而她膝盖才微微曲起,就被周岐给拦住了,不赞成地看了她一眼。


  徐柔嘉开心地笑。


  宫中,永嘉帝早已知晓暄哥儿之所以能救回来,完全是老四的功劳了。


  初闻这个消息时,永嘉帝真的很意外。


  老四平时看起来六亲不认的,没想到关键时刻这么仗义,宁可冒着可能会被怀王记恨、被他这个父皇不喜的风险去救暄哥儿。出生在皇家,永嘉帝从未在自己的兄弟手足中感受过这种感情,他也没听说过祖上有那位先祖这么对待过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。


  “老四是个好孩子。”夜里,永嘉帝搂着陆氏,突然感慨道。


  陆氏都快睡着了,闻言下意识地哼了哼:“那当然,没看是谁儿子。”


  永嘉帝低头看看,见陆氏睡得猪一样,他无奈地摇摇头。


  有这么一个生母,老四能长成如今文武双全、德才兼备的样子,完全是他这个父皇教养有方。


  其实,立谁为储君,永嘉帝早有人选了。


  五个儿子,老二风流成性,老三阴险狠毒,老五太小,只能从老大、老四中间挑一个。


  据永嘉帝这么多年的观察,老大行事太过追求周全,哪个都不想得罪,恨不得人人都夸他是好人,这种性格的男人或许能当一个贤臣,当皇上却绝不合适。皇帝,万里江山的主人,必须有一种唯我独尊的霸气。


  老四就很好,该稳重时内敛如山,该爆发时凌厉似火,与此同时,他还重情重义,冷却不戾。


蝴碟梦  永嘉帝觉得,早晚他都会封老四当太子的,晚点封,或许皇后、老大会怨他偏心,拥护怀王的朝臣们也会搬出一堆大道理劝谏,那不如趁现在老大正感激老四的时候,直接封了老四,皇后、老大就算心中不服,明面上也不好表现出来。朝臣们反对,他夸老四一句仁,便能堵住他们的嘴。


  封是要封的,如何封,还得好好计划。


  没过几日,徐柔嘉进宫陪外祖母说话时,突然得到消息,舅舅永嘉帝昏倒了!


  徐柔嘉脸色大变!


  怎么可能,上辈子舅舅今年确实会受伤,不久撒手人寰,但那是八月里舅舅去狩猎时的事,现在才正月,舅舅怎么会病?
太后也挺着急的,让徐柔嘉先回府休息,她亲自去看望儿子。


  永嘉帝躺在床上,看气色还不错。


  太医弯腰解释道:“回太后,皇上近日忧心皇长孙的病情,寝食难安,气血两虚,今日久坐后突然起身,这才导致昏迷,眼下已无大碍,只要今后皇上注意休养,应该不会再犯。”


  太后松了口气,坐在床边劝说皇帝儿子:“听到了吧,一把年纪的,以后别再让娘担心了。”


  永嘉帝惭愧道是。


  徐柔嘉得知舅舅只是普普通通地晕了一下,终于放下了心,剩下的,她等八月秋猎时阻拦一把,应该就能避免舅舅重伤英年早逝了。


  徐柔嘉放了心,文武百官们不放心啊,这储君还没立呢,万一哪天永嘉帝晕倒后再也救不醒怎么办?


  因此,元宵节后早朝一恢复,大臣们便纷纷奏请永嘉帝立储了。


  永嘉帝踟蹰几日,先后找了好几位重臣商量,终于有了决定,于早朝上下旨,册封皇四子庄王为太子,着礼部、钦天监另择吉日举办册封大典。
怀王、宁王、敬王、庄王四位王爷懵了,后面的文武百官们也懵了。


  虽然庄王一直都是热门人选,但,真的就这么定了储君?


  “太子殿下,还不接旨?”


  大殿一片窃窃私语,宣旨太监突然提醒道。


  周岐回神,立即跪了下去,双手接过圣旨,再向龙椅上的男人叩首:“儿臣谢父皇隆恩。”


  永嘉帝笑笑,凤眸扫向长子。


  怀王纵使有无数复杂情绪,此时只能强颜欢笑,第一个跪了下去,朗声高呼:“父皇英明!”


  他这一带头,本就支持周岐的朝臣们纷纷跪了下去。


  支持怀王的不乐意了,有那不怕触怒永嘉帝的硬骨头站了出来,出言反对,理由无非是立储当立长的那一套。


  永嘉帝直接问怀王:“怀王,你如何看?”


  怀王能说什么?


  他只能正色提醒那位心腹大臣,储君人选,贤德最为重要。


  这下子,永嘉帝根本不用再多费唇舌,直接堵住了所有人的嘴。
.


  下了朝,怀王笑容复杂地对周岐道:“恭喜太子。”


  早知周岐献了一个方子就能得到父皇的青睐,亦或是给了父皇名正言顺偏袒老四的理由,怀王宁可……


  宁可不用老四的方子,然后眼睁睁地看着才七个月大的爱子痛苦地早夭?


  怀王神色一黯。


  不,他更想要儿子好好地活着。也许几年、十几年后他会后悔,但现在,在儿子与帝位之间,怀王选择儿子。


  想通了,怀王重重地拍了拍周岐的肩膀,眼中的笑意也真诚了几分:“好好干,别让父皇失望。”


  周岐颔首。


  怀王转身走了。


  看着他的背影,周岐忽然想到了徐柔嘉。


  他当然想做太子,想做将来的皇上,但周岐没想到太子之位会来得这么快、这么容易。


  是因为徐柔嘉坚持要救暄哥儿,父皇将功劳都算在了他头上吧?


  如此,他该好好奖励她一番才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