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您好,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(www.ysfwx.com)。手机用户请访问 m.ysfwx.com

| 手机版 | 收藏本站

主题: 字体大小: 默认 特大

以牙之名 第48章 美女

书名:以牙之名 作者:绿野千鹤

  
少年人身形单薄, 手持纤细佩剑, 狗临台下而不惧。振臂高呼, 颇有万夫不当之勇。


  几只巨兽也感觉到了这种难得的勇气, 决定给他表现的机会, 咧唇呲牙, 一拥而上。


  站在陈默身边的两名血族少年, 显然欣赏不动这种英雄气概,司横横双手握剑下意识的闭眼,白星望直接躲到了陈默身后:“啊啊啊!”


  周树也被这中二行为震住了,咬破指尖将血抹在剑身上, 横劈一剑划过巨大的狗尾巴。本来这招要是速度够快, 可以同时吸引三只狗, 奈何周树作为一名电竞运动员,并不具备通常意义上运动员的超常体能。奔跑速度过慢,只打中了一只狗。


  “吼――”狗尾巴被划伤, 那只狗直接人立起来, 原地掉头。巨大的身体不够灵活,撞到了奔跑的同伴,高台下的巨兽乱成一团。


  陈默淡定依旧,抓住白星望的手, 用世外高人的语气嘱咐:“我给你的武器抹上血,你去驱赶它们。”青羊氏的武器, 是雕刻着重瓣蔷薇的九节鞭。长长软软的一根,用来赶狗刚刚好。


  “你说啥子?”白星望不可思议地张嘴, 露出两颗贴了膜的小尖牙。他,一个弱小无助可怜的血族,去驱赶强大有毒疯狂的狼人?开什么国际玩笑,狼人会把他活撕了的!


  “没有杨柳枝,你这九节鞭也能用。”陈默也想学阿叔咬破手指,然而他还没有长出血牙,一边是晃悠的人类牙齿,一边是掉了牙的空槽,便伸到白星望嘴边,“咬一口。”


  白星望哭丧着脸,试图拒接:“我家吃素的。”


  司横横捏住陈默的手:“我来吧。”得到陈默的同意,立时在他指尖咬了一口。


  尖锐的血牙戳破了白皙的指尖,并不疼,甚至刚刚奔跑磕碰的地方都感觉不到疼了。陈默顿时更有干劲,挤出指尖血,直接撸到九节鞭上,而后又给司横横的剑上抹了层血。


  “轰――”一只巨兽冲过来,前爪扒着高台张开大嘴。


  这高台是映着马路对面的报刊亭,落脚地方狭窄且不稳当。被这么一撞,三晃两晃,直接把白星望给晃了下去。下面有巨兽张着嘴,等他直接掉进嘴里好嚼吧嚼吧吞了。


  “啊――”白星望吓得大叫,不得不甩动鞭子。带着鲜血的九节鞭,狠狠抽在巨兽鼻头,发出清脆的“噼啪”声。抹了鲜血的鞭子,像是带了什么魔法加成,直接将巨兽给抽得倒仰过去,嘶吼着打滚后退。


  白星望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手里的九节鞭:“我这么厉害的吗?”


蝴碟梦  周树冲过来,拉着还在发呆的白星望闪身躲避。另一只冲过来的巨兽一头撞到报刊亭上,把上面的俩人也给撞了下来。撞晕的巨兽爬起来甩甩脑袋,被抽的那个也缓过神来再次上前,刚才还在蹦跳的血族却不见了。巨兽们用力嗅闻,试图找出躲起来的血族。


  四人躲避在报刊亭后侧,陈默压低声音对司横横道:“你们司家不是有冻结能力吗?快冻一下!”


  司横横皱眉:“我的能力才刚刚开始练习,没有领主的那么好用。”


  “有总比没有强。”陈默快速给几人分工。白星望驱赶,司横横冻结,周树做先锋冲刺,他则用来吸引巨兽的目光。


  周树拍拍大侄子:“可以啊。”


  陈默:“我这是战术分析,指挥还得靠您。”


  战术分析?指挥?周树眼前一亮,对啊,当做打游戏的话,就好办了!


  正说着,一只巨大的狗头突然从侧面伸过来,跟四人大眼瞪小眼。


  “我艹!”周树拉着小朋友们快速后退,“小白走上路,把狗都赶到右边;小司等狗扑过来的时候冻结;小默站到上面去,我在背后突袭!”


  游戏战场上轻车熟路的周树,迅速制定了计划,安排四人各司其职。


  “冲!”


  里面打得热火朝天,外面的人心急如焚。
夏渝州着急过去帮忙,却被捕狗队的人阻拦。远远瞧见一抹倩影从拐角处走来,红裙高跟鞋,妩媚妖娆,何顷!赶紧推推司君,司君也瞧见了何顷,抬手示意他去镜中帮忙。


  何顷点头,提起裙子小心翼翼,“哒哒哒”往玻璃幕墙边走,被捕犬队一把抓住:“小姐,这里还没有排查完,请稍等。”


  司君:“……”


  夏渝州看着被队员拉扯过来跟他们站在一起的何顷,很是无语:“姐姐,您踩着大高跟是生怕别人听不见吗?”


  “我就穿着这个,有什么办法,”何顷撇嘴,用手指戳夏渝州肩膀,“不要叫我姐姐,我比你小的。”


  他说这话用的青年音,吓了旁边沉迷看大片的捕犬队员一跳,惊奇地打量何顷。重点是年龄吗?重点明明是性别问题吧。


  “看什么看?没见过啊。”何顷扶了扶颤颤巍巍的假胸,刚才跑太快导致胸贴下垂,弯腰拽拽给自己挤一个沟。


  夏渝州没眼看,悄悄拉了一下司君的衣袖示意他先顶着,自己从旁边绕过去。司君轻轻摇头,直接拉着他离开,打算开车绕到后面去避过这些捕犬队。


  何顷看到他俩要走,也扶着胸跟过来。


  “小夏!”一名骑着电车的女子路过,惊喜地叫住夏渝州。


  夏渝州生无可恋地回头,来人正是白天刚刚见过的袁姐,深吸一口气笑道:“袁姐啊,这么巧。我们还有事,得先走……”


  “这就是你爱人吧?”袁姐怔怔地看着夏渝州后。


  “啊。”夏渝州含糊地应了一声。


  正要拉开车门的司君顿住了,理了一下袖口。


  “真是个大美人。”袁姐艳羡地看着何顷,腰细腿长、脸好沟深,无可挑剔。


  司君顿时黑了脸。


  “广场排查完毕,没有漏网的了!”那边捕犬队宣布撤离,所有的狗安全装车,拆除警戒线。玻璃幕墙那边正“演”到精彩处,怪兽被闪过的光芒定住了。还没看够大片的那位队员,不情不愿地被同事拽走。


  何顷袅袅娜娜地站在夏渝州身边,忽然被司君那戴着手套的手轻轻拨开。


  司君:“你不是还有事吗?快走。”


  “啊?”何顷用少女音发出个软软糯糯的疑问,被司君瞪了一眼才明白,“哦哦,对,你们先聊,我得赶紧过去。”


  说完,踩着高跟鞋快步离开,绕到玻璃幕墙后面的视线死角瞬间不见了踪影。


  镜中。


  白星望试图用九节鞭驱赶巨兽,努力克服自己习惯性的恐惧,咬牙冲着狗腿甩出一鞭。“啪”,原本应该落在后腿上的鞭子,竟落到了屁股上。


  “吼!”疯狗嘶吼一声,调转过头来,跑出了既定轨道,直接扑向一边持剑的周树。好在周树反应够快,就地一滚躲开攻击,反手戳了它一剑。


  那狗吃痛,踉跄着跑开。


  “对不起!”白星望看到这一幕,愧疚得快哭了,举着九节鞭不知所措。
“没关系,再来!”周树爬起来,用力撸了一把头上乱成鸡窝的红毛,“谁也不是第一次上来就会的。”


  白星望愣怔了一下,用力点头。握紧手中的武器,快步移动到侧翼。重新甩动九节鞭,擦着巨兽后腿敲在地上,刚才吃过亏知道这东西打着疼,疯狗立时闪避。


  “漂亮!左边再来一下,像牧羊犬那样。”周树鼓励小朋友继续。


  牧羊犬……


  虽然这比喻并不能让小朋友开心,但得到肯定之后还是信心倍增。找到了赶狗窍门,左一下右一下,很快就把几只狗赶到了高台处。


  司横横得到周树示意,及时用能力冻结这些疯狗。浅浅月光波纹,自剑尖逸散而出。那些巨兽行动瞬间变得迟缓起来,但也只是稍慢,没有先前领主大人施展的那种几乎停滞的好用。


  待一只扬起前爪试图捉站在上面的陈默时,周树快速助跑腾空而起,将佩剑狠狠插进疯狗的后心,自后颈入穿下颌而出。


  行动慢了一拍的巨兽轰然倒地。
“完美!”周树拔剑大笑。


  四人合力斩杀了一头巨兽,全都兴奋不已,尤其是两个从未战胜过狼人的贵族小朋友。


  然而下一秒,其他动作迟缓的疯狗骤然解除冻结状态,咆哮着加速扑向陈默。


  “我艹,怎么失效了?小默跳!”周树大喊着跑过去,伸手去接大侄子。


  陈默对叔叔的召唤置若罔闻,一动不动盯着扑过来的东西,待那巨大的头颅伸到面前,从瞬间计算出的攻击角度准确无误地一剑戳进疯狗的眼睛里。


  “吼――”佩剑深深戳进眼中,那狗非但没有停止攻击,反而越发疯狂。一头撞在报刊亭上,直接把陈默撞飞了出去。


  周树扑过去接住孩子,在地上打了个滚,滚到了一只伏在地上的疯狗面前:“啊啊啊!”


  刹车不及,眼看着就要滚进狗嘴里,天空中突然飘起了艳红色的玫瑰花瓣。下一秒,那只趴在地上的狗一跃而起,扑向眼上插了剑的同类。


  穿着高跟鞋的何顷,袅袅娜娜地走过来。


  美女!玫瑰花雨中走出来窈窕美人,是每个直男都曾做过的梦,俗气但美丽!周树看得眼都直了,坐在地上忘了站起来。


  何顷将玫瑰刺杵在地上,抿唇笑,弯腰向周树伸手:“珍贵的东方种血族,你愿意让我尝一口甜美的血液吗?”


  甜甜的声音,伴随着妖娆的姿态。挤出来的深沟,承受不住这弯腰翘臀的高难度动作,硅胶假胸“啵”地一声弹出来,贴在了周树。


  周树:“……”


  何顷:“我擦!”


  周树把脸上的胸揭下来:“不愿意,离我远点,谢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