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您好,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(www.ysfwx.com)。手机用户请访问 m.ysfwx.com

| 手机版 | 收藏本站

主题: 字体大小: 默认 特大

画出来的初恋 第 50 章

书名:画出来的初恋 作者:西西特

  流云画室的张老师胖乎乎的, 配着乐呵呵的笑,显得很有喜感, 他带着陈遇三人走到一个女生的座位背后,指着她的画说道:“这位同学目前是我们画室画的最好的。”语气中带着强烈的自豪。


  那女生是坐着的,手长腿长, 一看就很高挑,她就是于祁的那个青梅。


  这是去年的联考后,陈遇第二次见到她。
衣着打扮跟那次差不多, 只是身前挂着一块灰色围裙, 高跟的黑色长筒皮靴上沾了点颜料。


  面对老师的当面表扬,女生即没笑,也没有神色尴尬,手中的水粉笔有节奏的在画上扫动, 调色,一层一层的铺着色调。
完全没有被影响。
显然是经常被夸,习以为常。


  对于学生对自己的冷漠, 张老师不但没有一丝不悦, 相反却哈哈大笑。
他指着学生,转头向原木的几人笑道:“看见没有!看见没有!”
“她画进去了!”


  陈遇眼里是藏不住的惊讶,赵老师很严厉,多数时候都非常冷峻,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一个老师这么直接, 且豪不掩饰的夸赞学生。
江随在她耳边笑:“知道老赵的难搞了吧。”
陈遇沉默不语。
“让你平时在他面前装乖。”江随说,“有用吗?没有, 还不是一样冷着个脸。”
陈遇踢他鞋:“闭嘴。”
“凶我。”江随低着头咕哝。


  于祁看过去,视线落在女孩身上,她应该是喜欢成熟的,稳重的,甚至跟她一样内敛冷静的人。
怎么会看上一个张扬,乖戾的幼稚鬼。


  江随见于祁在看他的小陈同学,面上的委屈跟撒娇顿时消失不见,他宣示主权一般,把人往自己身边拉拉。
于祁:“……”


  赵成峰看的眼睛疼,这三孩子在画室怎么随心所欲就算了,来了别的画室,还不知道收敛。
尤其是江随这个臭小子,一直黏在人姑娘身边。
自己脖子上就差绑个圈了。


  赵成峰也不想找他们中的谁谈话,该找的,去年就找了,之后就是这么个样子。
眼下集训就要结束了,他只希望平稳收尾,不要出幺蛾子。


  气氛不知不觉微妙了起来,赵成峰咳嗽两声:“画的是不错。”
张老师满脸的欣慰跟夸赞:“她念完高二上高三的那个暑假才开始接触的美术这块,学画时间很短,之前我一直压着不让她画人像,只让她画景物,就是要让她把基础打牢。”
“她迸发的很快,能有现在的成绩,天赋非常高。”
赵成峰指着陈遇那孩子,不快不慢来一句:“老张,我这学生,高三学的。”
“……”
两个老师干了起来。


  .
陈遇看着于祁青梅的画,细节刻画是很大的闪光点,她小声跟江随说话:“水粉比我画的好。”
江随不认同:“不能这么说,各有特色。”
他懒洋洋地捋几下一头短发:“联考那会儿,她排在你后面。”
陈遇抿嘴:“只低了1.5,很接近。”
江随瞥她一眼:“那还是在你素描发挥失常的情况下。”


  陈遇并没有就此放松,联考那次,她的素描是出现了意外,可是她的水粉发挥超常了。
比于祁都高。


  水粉这东西,陈遇总是忽高忽低,稳不下来。
正因为如此,她才敏感。


  陈遇发现了什么,嘴角一撇,音量压低道:“罐子的反光,你也喜欢那么画。”
江随一愣,顺着她视线停留的方向望去,挑挑眉:“我怎么不知道?”
转而弯腰靠近她一些:“你对我的画很有研究啊。”
陈遇淡淡道:“她跟你的技巧有点相似,很少见,算是知音了,聊会?”
江随嗤笑:“聊个几把。”


  陈遇面无表情:“要聊那么深入?”
“……”
江随的面部一阵抽动,耳根悄悄发红,害羞了。
以后不乱说了,妈的。


  .
张老师想请原木三宝给他的学生们改改画水粉,随便改。


  江随是不会干这活的,改个屁画,那是他家小陈同学的特殊待遇,独一份。
陈遇感冒难受,也不想接活,但架不住张老师的热情跟期望,她就在画室走了走,看了看,最后挑了一个圆眼镜男生的画改。
画的很差,差的很典型。


  陈遇改画的时候,江随全程死人脸。


  眼镜男战战兢兢,结结巴巴道:“同学,要,要不你给别人改去吧。”
陈遇在看他的颜料盒:“没事。”
眼镜男要哭了,我有事啊美女,你家的大狗,啊呸,大帅哥,散发的冷气快把我冻僵了都。


  江随冷眼扫扫一扫:“抖什么?”
眼镜男脸一白:“冷。”
江随“啧”了声:“我们画室的小仙女在给你改画呢,看看好了。”
眼镜男忙不迭道:“是是是。”


  陈遇挖颜料的动作不知何时停了下来,拿着水粉笔迟迟没动,耳垂泛了一层粉色。
直到江随轻拽了一下她的外套帽子,她才回神,继续调色。


  .
于祁往那边看了眼。
张老师喊了声:“小于,别站着了,你给改改画。”
“好。”于祁爽快答应。


  于祁是从这个画室出去的,待了一两个月,时间上不短了,加上他又是一个温和谦逊的人,对谁都笑容满面的,他一问谁想他改画,几乎是一呼百应。
人缘很好。


  于祁正要去给一哥们改画,被一只手扯住了背后的衣服。
“坐吧。”黄玫用脚勾一张凳子过来,“肥水不流外人田,给我改。”


  大家开始起哄。
于祁朝一处看去,女孩在专心改画,没有半分要瞧两眼的迹象,他并着食指跟中指按上眉心,使劲揉了揉,对黄玫道:“你不用。”
“我说用就用。”
黄玫拍拍凳子:“坐下坐下,很久都没跟你说话了,我俩说说。”
于祁叹息:“不是天天说?”
“放你妈的狗屁。”黄玫顶着张美艳的面容骂脏话,“流云跟原木不同路,老娘想跟你说句话,还得起大早去你家门口蹲点。”
于祁对她的粗鲁习以为常,还是说道:“女孩子说话不要一直这么脏。”


  “知道知道,于爸爸。”
黄玫在他坐下来时,凑过去小声说道:“我画画的时候,那两人在我后面说话,我装的什么也听不见,全世界只有画的忘我样子,装累死了。”
说着就叉开腿,坐姿很爷们。
于祁嫌弃道:“这位女士,你穿的是裙子。”
黄玫耸肩:“Who cares。”
于祁:“……”


  黄玫的骨相很好,五官跟身材的比例都近乎完美,不熟的人面前,她是女神,又性感又艳丽,熟了就知道她是个汉子。
譬如现在。


  黄玫裹着黑丝袜的腿抖个不停:“就今天来看,他们的故事,你已经没有姓名了。”
于祁在改她梨子的明暗色块:“没想有。”
黄玫破天荒地没拆穿他:“祈哥,我想有,帮帮你邻居妹妹,制造个机会把他俩拆开呗。”
于祁的唇角抿了起来。
黄玫一看他这样就知道是真的生气了,她翻了个白眼。
自己不争不抢,还阻止老娘。


  安分了没几分钟,黄玫拨拨肩头卷发,感叹道:“没见过帅成那样的,更没见过帅成那样,还那么黏的。”
“你不争是对的,我要是那女生,我也选江随,真的帅,你输的不冤。”
于祁直接挖了一大块黑颜料,往她的梨子上一涂。
原本晶莹剔透的梨子成了一坨黑。
黄玫:“…………”
梨子有什么错?


  .
等于祁给黄玫把梨子恢复过来的时候,陈遇跟江随已经没了身影。
于祁把水粉笔丢进水桶里,问那个被改画的眼镜男。
“不知道啊。”眼镜男说,“美女说口渴,想喝水,那帅哥就带她走了。”
完了就继续沉迷自己被改过的画。


  于祁没再问什么。
黄玫半天“靠”了一声:“敢情是借着交流出来约会的啊。”


  约会的其中一个当事人在附近的公园里,另一个人不知去了哪。


  陈遇嗓子眼要起火,难受得要命,她干咳了好几声,捏捏喷着火气的鼻子。
口袋里传来翁翁震动。
陈遇愣了下才想起来,那是手机,她不太习惯地拿出来看看。
是条短信,江随发的。


  -还在公园吧,别乱跑。


  陈遇伸出一根手指戳键盘,戳了又删掉,改改停停,结果点错了,只发过去一个标点符号。
-。


  然后江随的电话就打过来了。
“标点符号是几个意思?以后回我短信,最少是一个整句。”
不等陈遇说话,江随就又道:“最少最少是两个字以上,不能再少了。”
“嗓子不舒服就不用回我了,挂了,一会我就过去。”


  陈遇看着挂掉的电话,呆了呆,哭笑不得。
这家伙去年是三岁,今年是四岁。


  陈遇勾一下手机上的挂件,是个小猫,她在家里办年货那天买的。
一共买了两个。
不同颜色,不同造型,同一个品种。


  本想自己系一个在背包上,另一个收进抽屉里,过段时间再说。
然而现在那个挂在江随的手机上面。


  陈遇摩挲着手里的小黑长方形,这是初三到她手里的,接触的第四天了,还是不适应。
手机上只有五个号码,家里的,画室的,小珂的,江随家的,江随的。
但基本都是和江随用。


  陈遇跟小珂是一周通一次电话,用的是家里的座机。
手机她其实用不到的,也不想收。
即便是充话费送的,也要两三百,大件了,这样的东西又不是一颗糖,一块饼干,哪能随便收。


  只是当时雪花从少年身后吹向她,迷了她的眼,也迷了心智。


  收了手机之后陈遇就后悔了。
她一天都在画室,快零点才回去,就这样那家伙还老是给她发短信。
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多话。
爸妈还不知道手机的存在呢,解释是必要的。
又是一个难关。


  .
“哎。”
陈遇叹口气,背后冷不丁响起声音:“伤春悲冬呢?”
她立即敛去情绪,神色如常地转过头。
江随把购物袋放到长椅上面,将手里的纸杯给她。陈遇边接边问:“这是什么?”
江随往她旁边一坐:“王母娘娘瑶池里的圣水,喝了能治百病,容颜不老,永远十八。”
陈遇:“……”


  纸杯里飘出熟悉的气味,是感冒颗粒,早上才喝过。


  陈遇凑上去喝了一口,水温刚好。
甜的。


  陈遇一口一口喝完,抱着纸杯走神,不知在想什么。


  一声闷哼飘进左耳,陈遇的思绪骤然回笼:“怎么了?”
江随半搭着眼:“膝盖疼。”
陈遇的脸色一变:“去年落下的病根?”


  江随偏头看远处高楼大厦,神态隐隐透着几分不自然。
没什么病根,就是他急着找药店,走路没注意,磕一电瓶车上了。
这能说吗?多难为情。


  死要面子的江随同学爆了句粗口:“你别管了。”
陈遇垂眼看纸杯。
江随觉得不对劲:“怎么突然不说话?”
陈遇凉凉道:“不是让我别管?”
江随:“……”
来脾气了啊这是,得赶紧顺毛。
不然要尥蹶子。


  “去年我的腿没伤到骨头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江随顿了顿:“膝盖疼是那什么,摔的。”
陈遇不禁愕然,摔的就是摔的,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,谁还没摔过啊。


  正当陈遇感到狐疑的时候,江随就把她的思维打的细碎。
“喝完了?”
陈遇:“嗯。”
话音刚落,纸杯就被拿走了。


  陈遇看着少年把空纸杯扔进垃圾桶里,好像又长高了,肩背的线条也完全脱离了青涩稚嫩,显得宽阔厚实,她轻抿唇:“你爸他……”
江随语出惊人:“被骗了。”
陈遇一下没反应过来:“什么?”


  江随笑得恶劣又嘲讽:“老头以为那女的是他真爱,结果头顶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。”
陈遇:“……”


  江随扯扯嘴角:“现在老头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,又是吃斋念佛,又是买地种瓜,挺像那么回事。”
陈遇想起在江随家看过的照片。
那上面的冷面中年人跟他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仿佛就是中年的江随。


  江随等了会,没等到小姑娘的后续,他皱眉道:“不问了?”
陈遇摇摇头。
江随有一点失望,没事,来日方长,以后有的是机会。
他喜欢她问这些,问的越多越好,欢迎并且期待她踏足自己的隐私领域。


  .
公园里渐渐有了人影,有了说话声笑闹声,那份安静被破坏了,添了些许嘈杂。
陈遇把肩头发丝往耳后别:“回画室吧。”
江随的面部神情出现了一瞬的凝滞,他的脑袋耷拉下去,周身气息极度不稳。


  陈遇用余光瞥一眼:“逛会。”
江随愣怔地撩起眼帘,眸色深谙:“刚才不是说回去吗?”
陈遇拿起自己的背包:“又想逛了。”
江随抓住她的包带:“两句话中间隔了不到十秒。”


  陈遇轻飘飘道:“女人善变。”
江随:“……”


  .
平时街上就有卖花的,推个小三轮停在路边,车上车边都摆着鲜花。
今天情人节,卖花的就更多了。


  江随一路走一路烦躁,花还没送。王一帆他们三的提议是,订一堆花,画室女生人手一朵。
这样就能顺其自然把花送出去。


  江随没接受这个提议,他不想送别的女人花。
可是他又想不到别的。


  江随太阳穴疼,看来只能寄托于临场发挥了。
发挥,发挥……
怎么发挥。
操,要疯了。


  怎么路上没有贫穷艰苦,拎着花篮,穿的破破烂烂,求哥哥给姐姐买花,不买就哭的小女孩?
电视果然都是骗人的。


  江随心不在焉,状似离魂。
陈遇喊他:“看着路,要撞电线杆上了。”
“这不没撞呢吗。”江随用不耐烦的语气顶嘴,试图掩盖自己的慌张。
陈遇停住脚步,侧仰头,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看。


  江随被看的后背渗出冷汗,我操,小姑娘家家的,眼神这么犀利干什么,他深呼吸,嘴上调侃:“哥哥今天比昨天更帅了?”
陈遇手一指:“去那边再逛逛。”


  “行,逛。”
江随呼出一口气,差点吓出心梗。
俗话说,瞌睡就有枕头。
他现在都快睡死了,枕头呢,枕头在哪?


  江随跟在小姑娘身后,两手不停薅头发来个枕头,他愿意吃素三年。
另加戒掉游戏,永久性的。


  下一刻,江随追着小姑娘的脚后跟经过拐角,看见了一家餐厅。
门口竖着个牌子,上面写着正在搞活动,凡是今天在餐厅消费的女性,都有鲜花一朵。


  江随眼睛一眯,枕头来了。


  .
陈遇感冒没胃口,什么也不想吃,就喝了杯水,看江随吃了份给她点的甜品。


  江随用吃救命稻草的心态吃的甜品,一口没剩,他把嘴一擦,起身道:“好了,我去给你领花。”
陈遇望向前台方位,那边有人排队领:“我们就点了一份甜品,能领到吗?”


  “不能就滚地上撒泼。”
江随走几步,想起什么,折回桌边,嗓音低低的:“隔壁有书店,你去那等我。”
陈遇不配合:“我不想看书。”


  “你这想法不对。”江随一手拎她的背包,一手拉她胳膊,“好孩子应该喜欢看书。”
半拖半拽的,强行让她离开了餐厅。


  .
陈遇在书店找个僻静的角落窝着,手揣在口袋里攥着手机,闭眼打盹。
那杯感冒颗粒的药性上来了,她浑身一阵阵发热发软,提不起劲。


  不知过了多久,有声音喊她,接着脸就被拍了,力道很轻,挠痒痒似的。


  陈遇迷迷糊糊睁开眼睛。
江随蹲在她面前,指间捏着一支粉玫瑰,密长的睫毛微微垂着,眉梢有温柔缱绻,嗓音沙哑:“花,拿着。”